被拐卖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在我的长篇小说《婚恋迷津》一书中,写到了一个在职介所求职被拐卖的真实故事,希望引起大家的注意,并吸取教训——

那是初到广东的时候。有一日,任佩佩去了深圳新天地职介所。一个醒目的招聘广告将她吸引住了:福建绿茶驻深圳办事处,现招四名女送货员。

她即上前咨询:“女送货员具体做什么?”

招工的是一个男的,他回答说:“就是跟车收单和记帐。”

她有点怯怯地问:“你看我行吗?”

“当然可以。”那男的回答得相当爽快。他接过她的身份证并认真查看。

“什么时候到公司报到呀?”她有点迫不及待了。

“马上就去。”那男的回答依然是那么爽快。

“可是,你们公司不是要招四个人吗?”

“今天怕是招不齐了,现在公司急需人手,先把你送过去,明天再来招。”

“可以看一下你的证件吗?”这点警惕性任佩佩还是有的。他身份证上面显示,他叫吴明礼,江西人。他自我介绍说他毕业于某大学管理系,现在是公司的销售主管。  

任佩佩跟着吴明礼走出了新天地职介所。  

在一间小店里,吴明礼给她买了一瓶水,她推辞不要。  

“干嘛那么害羞?今后我们就是同事了,像你这样害羞是不行的。今后工作中会遇到各种各样的人和事,你都得学着去应付。”  

刚开始她还犹豫不决要不要去他们公司,听了吴明礼这句话,不安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于是继续跟着他走。  

下午五点钟左右,吴明礼带着她到一家餐馆去吃饭。  

被拐卖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你喜欢吃什么尽管点。”他说,“反正又不要我私人掏钱,公司会报销的。”  

席间,吴明礼一个劲地给她夹菜。  

“不用了,我自己会夹!”  

“你干嘛那么紧张?我又不是老虎,会把你吃掉!”  

过了一会,他又说:“我们在外面打工不容易,今后你如果有什么不懂的,问我就好了,我会告诉你怎么做的。”  

吴明礼身上带了两部手机,他打开其中一部,对着手机说了几句英文,他把手机递给任佩佩,示意她听。然后他问她能不能听懂?任佩佩老实告诉他:听不懂。吴明礼告诉她,他们公司的茶叶销到了国外,他负责与外商联系。  

快天黑了,任佩佩提出要回她租住的地方。  

吴明礼说,他已经招了几天工,都没有招齐人,公司要他在一个星期之内招够四个人,不然的话就要降他的工资,现在好容易才招到一个,却又要走……  

他甚至用哀求的语气,恳请任佩佩跟着他到他的公司去。  

任佩佩没有再说什么。她感觉他也挺可怜的。  

她于是随着吴明礼去了西乡。吴明礼把她安排在一家小旅馆住宿,然后告诉她,他要回公司整理账目,顺便找经理支点钱。  

第二天下午一点,他们坐车到了龙岗汽车站。任佩佩问他接着去哪里?他回答,福建。  

“你不是说你们公司就在深圳宝安吗?为什么现在要去福建?”  

任佩佩坚决不去。千里迢迢的,谁敢保证他不会把自己卖了?  

吴明礼可怜巴巴地对她说:“算我求你了!这两天我并没有把你怎么样吧?我要是坏人,早就对你下手了,还等到现在?如果你还不相信,我现在就拨通我们张总经理的电话,你直接和他联系!”  

他把手机打通:“张总,昨天我招的那个人现在变卦了,她不相信我,怕我是坏人。你直接跟她说吧!”  

他把手机递给了任佩佩。任佩佩听到张总很有礼貌地问她:“小姐,你好!请问贵姓?”  

“免贵姓任。”  

“任小姐,是这样的,我们原先是打算让你在深圳的公司上班,但福建这边现在有几吨的货要等着运出去,现在公司又没有合适的人选,只能委屈你了。等把这批货送出去之后,你还回到深圳上班。你看怎么样?”  

任佩佩最终答应了张总。于是,她随着吴明礼踏上去福建的班车。车开出还不到一个小时,任佩佩开始后悔了。于是对吴明礼说:“我不想去福建了!”  

“你这不是为难我吗?你让我如何交差呀!”  

想想也是,车票都买了,却又半途下车,着实是令他为难的。任佩佩于是打消了下车的念头。 

被拐卖的女人是什么下场

 

车一直前行,任佩佩的心却莫名地感到不安。这是卧铺车,她躺着,却怎么也睡不着。直到晚上十二点左右,她才迷迷糊糊垢睡着。醒来时已经是凌晨三点多钟。她打开一直抱在怀里的包包,发现放在里面的身份证和两百多块钱不翼而飞!任佩佩当即放声大哭!  

吴明礼听到了,赶紧安慰她说:“东西不见了,你哭也哭不回来,到了公司补给你就是。你这样大哭,别人还以为是我欺负你呢。”  

他们是在周宁县城下的车。吴明礼把任佩佩安排在一对老年夫妻开的旅店里,然后对她说:“我先出去办点事。你不要到处乱跑,人生地不熟的,如果遇到坏人就麻烦了。”  

任佩佩心里隐隐约约感到不对劲。因为刚才在来周宁的路上,她看到山沟里都住着人家,心想这个地方一定很穷,福建总公司不可能座落在这样的地方吧?她隐约感觉这个吴明礼有点像骗子,但又说不出他坏在哪里。  

县城的公安局就在她的眼皮底下。有好几次到了门口,想进去报案,但还是犹豫不决,最终还是折了回来。因为她现在没有身份证。听吴明礼说,要是公安人员知道她没有身份证,会被强制收容三个月的。她想,万一吴明礼说的是真的,那自己进去报案,岂不是自投罗网吗?任佩佩打算报案的想法终于被打消,并放弃了。  

结果,任佩佩被带到一户姓张的人家。这里四面环山,山高路陡。至此,任佩佩才明白过来,吴明礼是个人贩子!他把自己拐卖到这户人家,给人家做媳妇来了!  

吴明礼向张家索要七千元钱。任佩佩对张家人说,最多只能给他车费。吴明礼威胁她:“如果你不愿意待在这家,我就把你卖给70岁的老头子!”任佩佩很气愤,冲过去就与他撕打起来。当地人胆小,面对他的淫威,拉都不敢拉,只是说:“不要打了,如果打成残废或打死,谁都推脱不了。”  

在张家,任佩佩日日夜夜地哭个不停。不吃也不喝,有时候拿头使劲地撞墙,有好几次哭得昏死过去。所幸的是,这一家人都很善良,也很理性。  

任佩佩那“对象”的妈妈拉着她的手说:“如果你不愿意留下来,我们也不会勉强你,但饭还是要吃的,不吃东西,伤的是你自己的身体啊。你就在这里安心地玩几天,待把那个人贩子打发走了,再与你家人联系。我们把你送到车站,给你回家的车费。”这一刻,任佩佩感动得热泪横流。  

吴明礼知道任佩佩至死不从,也拿她没办法,在第五天的早晨走了,张家只给了吴明礼100块钱做路费。  

这天晚上,张家来了一个姓李的年轻的警察,他把任佩佩接到派出所,安排她在他们饭堂里吃饭,然后在值班室里休息。  

那天任佩佩正在派出所的院子里徘徊,突然看见爸爸出现在她的面前!未语泪先流,她紧紧地抱住爸爸!  

“我们走吧!”爸爸在催促她。  

“我去给姓李的警察和张家的人打个招呼吧,我不能就这样没心没肺地走。” 

……

被拐卖的妇女无非就是卖去给那些偏远地区的,找不到老婆的男子,然后当老婆,有些可能是比她的爸爸还要大,或者是比较难看,或者是有点残废,然后,什么都是有可能的。自己想嫁一个什么样的人,不是有自己决定的,然后呢?自己想回家回不了。特别无助,更或者生了孩子,然后过了若干年以后,有那么一次机会或者会给你回家看一看,有可能,一辈子都不可能回家,见到自己的父母啦。被拐卖的女人,是特别可怜的。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因你百科,本站仅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法规。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nbk.com/it/13795.html

如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因你百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0)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7月20日 09:34:39
下一篇 2022年7月21日 10:55:41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