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庸国祖源:从澧州志引出中华与黄河考

明朝时期,大庸改土司羁縻制为卫所羁縻制,设永定卫,属四品武官职务,康熙版《永定卫志》记载:“明·指挥使正四品,指挥同知从四品,指挥签事正五品。”并置“阴阳”、“僧纲”、“道纪”。

唐文宗开成中始立左右街僧录,明太祖洪武元年设立善世院,四年即删除。明洪武五年,改为僧度牒,洪武十五年始置僧录司,同年(1382年)置僧录司,属礼部统领。阴阳、僧纲、道纪即宗教官职,为便于寺院管理,由政府任命,司掌、检校统领全国风水僧尼有无犯戒、失职等情事,并监督诸寺院事务。《清会典·礼部十一·祠祭清吏司》“凡僧官道官皆注於籍”,原注:直省僧官,府曰僧纲,州曰僧正,永定卫其任职者如:阴阳:刘尊狱(详请布政司给牒委用);僧纲:(明初暂无,由阴阳学者代理,后配备),道纪:江世绪(由布政司给牒委用)等。因此,察定风水而迁卫府,建塔立寺以镇龙脉,这就是风潮一时的明清宗教文化鼎盛的本源。

由于兵屯羁縻卫-“永定卫”设有专门的宗教机构,在明、清之时,本境的宗教文化相当发达,建庙成风,便是一列,仅转载《直隶澧州志》所载永定县的寺庙就有78座,但明显还有一大批没有选录,现转录如下。

《直隶澧州志·祠庙志》卷十四,永定县241~242页载:普光寺(在县暑前,旧名“白羊山”。明永乐年间,指挥使雍简建,国朝雍正祭未副将史成,僧云彻修)、真武堂(明弘治中建,国初副将包成重修)、地藏庵(在便河街)、许真君庙(在河街)、五堂庙(在考棚前)、天王庙(在城内,旧名马王庙)万寿宫(在河街,江西商民建)帝主宫(在金沙州,罗姓建)、高真观(在县署前)、三义宫(在观音桥下)、东岳宫(在思善桥旁)、回龙观(在东门外)、白云庵(在小东门)、仁义寺(在杨家溪)、永镇庵(在三潭坪)、(离城二里,明成化二年,总兵彭伦建。国朝乾隆五十九(在三望坡)、永林寺(在天门山左)、中华庵(在天门山(离城六十里)、天门山寺(在天门山,亦名金台山寺(在南庄坪,罗姓建)、大悲庵(在茅坪,又名白衣庵,明僧恒性建)、观音寺(离城九十)、(在独狮岩境内)、回龙观(在茅岗)、(雍正十一年建高阁,阁左附祠,秦守信以其遗田归僧奉祀,并供基祭。咸丰中寺阁俱毁,今重修。守信事迹,详见《人物志》)、延寿寺(在八斗的王家湾)、天景庙(在香炉山)、祖师殿(在金顶山)、醉”建)、广教庵(在后社溪汛所,旧称“无量庵”)、双峰寺(在双峰山,祷雨辄验)、宝峰寺(在宝峰山)、五老祠(在宝峰山)、观音庙(在天门山腹)、灵泉院(亦名公钵庵。后晋周朴有《题天门山灵泉院》诗)、黑神庙(在赤松坪)、朝阳寺(在天门山鸡笼峰谷中)、高远寺(在高远峰)、(在城西白龙潭岸。笔者按:又名“白马寺”其旁有一泉“白龙泉”和“白马泉”)、黄河庵(在“天池山”)、镇庵(在十四都)、金凤庵(在牛车坪)、大庸所城内)、永宁寺(在大庸所南门外)、道林寺(在百丈峡)、天观(在马鬃岭山顶)、回龙阁(在茅岗)、关帝庙(在大庸所城内)、关帝庙(在青鱼潭岸)、玉泉寺(在黄土坡,后晋周朴有《宿玉泉寺》诗)、关帝庙(在十三都)、罗峰寺(在漩水)、潮水庵(在庹家坪即田家坪,今之宋家坪)、太平寺(在教儿垭,又名教子垭)、山寺(在十四都)、魁星阁(在后坪,嘉庆十九年,陈应宗捐修)、镇所庵(在大庸所城。嘉庆十一年,邑生昌品贵等以所城南门外象蛇形,建八方阁配之)、关帝宫(在大坪,乾隆七年,闽人陈应麟建亭施茶,次年,塑帝像供亭,至今夏秋之交,仍施茶)、文昌阁(在大庸溪,乾隆四十二年建。嘉庆十八年捐置祀田,荣兴学校)、关帝庙(在大庸溪,乾隆十三年里人募建)、药王庙(在尹家溪)、关帝庙(在温塘,咸丰九年建)、观音堂(在金垱湾,咸丰八年建)、保东山寺(在温塘左)、云朝山寺(祈雨辄应)。

以上记载有三处特殊庙,即:天门山的“中华庵”,天池山的“黄河庵”,白马泉的“白龙庵”。

中华庵与中华同源

“中华庵”在天门山麓,据传,比“玉泉寺”还早,而玉泉寺建于后晋时期,明末清初重修。中华庵传至中华民国初年,因名牌太大,被伪政府限制,于是漫漫消亡。

《康熙字典》:“《吕温勋臣赞》河出昆仑,来润中夏。连山合沓,横拥其派。”《禹本纪》载“河出昆仑,昆仑其高二千五百余里,日月所相避隐为光明也。其上有醴泉、瑶池。”句中“昆仑”即崇山四悬圃之昆仑山,“中夏”即“中庸宗都”和“崇伯夏都”,简称“中夏”,“连山”即四悬圃合称,而“醴泉”和“瑶池”皆指天门山“灵泉”和“天池”。

“中华”一词的起源问题,在中国历史的各类典籍中,很难找到一点墨迹,而现代科学的“中国百度”是世界之强,对中华一词虽众说纷纭,但却没有扎实的论据和证词,其共性是将其追溯并对接五帝时期的虞舜,因名叫“重华”、“仲华”而成为中华一词的本源,这明显是典形的“拉郎配”的牵强附会,很难令人信服,这就是越常见而越不认识的自然现象!要真正破译“中华”这一词之源,庸国宗都之“中华庵”就是尘封的至宝。

中华庵的建立时间比“天门山寺”还要早,而天门山寺是唐朝初年(约公元630年左右)尉迟恭主建,至今约1380年左右。其寺竟敢以“中华”命名,若站在现在的角度去看,实在是太狂妄了,但若站在唐朝以前的角度看就熟知了,就全国而言,是一个百生之名,并无人知晓和无人关注的“地方域名”,这就是古庸国宗都之大庸的特色文化即远古原生祖源文化。古庸之大庸在唐朝以前的历史背景有三大特点:

第一,汉族独霸中华还没有形成。在先秦以前的历史典籍中只有苗族重复地出现,汉族却不见踪影。笔者认识湖南一位史学家,他说:汉族、汉字是汉朝的一对孪生姊妹,仅以此为逻辑现状,于是,在2013年11月11日,由中华先秦学会在本市主持召开的“张家界市历史文化基础性研究成果学术论证会”上,笔者引用此观点,当场被与会的西安学者张敬轩插话反驳说:“你说错了,汉族并非始于汉朝,而是定型于唐朝中期。”当时在场的专家、学者都点头说:是的。由此可见,大庸天门山麓建造“中华俺”时,汉族还没有形成,其时,全国几十个民族中还没为一个称霸民族而一统华夏的“霸族”,因此,当时的“中华”之名并不是全国所关注的关键词。

第二,唐前中华二字却不见踪影。中国历史上界定的朝代之名始于夏朝,三皇五帝时期是中国历史的“混沌球”,本来古庸国在历史上是最早的文明古国,但却没有席位,而夏、商、周、秦、汉、隋、唐的历朝历代有席位的又却没有“中华”二字的踪影,此词在国朝出现的仅只有孙中山创建的“中华民国”和共产党创建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由此而知,“中华一词”的庚年并不很长。

第三,中庸宗都华胥都是其本源。古庸国宗都即“中庸宗都”,其本源是古庸国是一个多都制的古国,最关键的是因古庸国天文学的发达和盛行,如中庸宗都重光三山之“星山”即七星山,就有“天师庸”之古地名,并有“高阳洞”和“高阳墓”以及高阳之母-“七星圣母”的传说。古庸国天文学28宿之东青龙七宿,西白虎七宿,南朱雀七宿,北玄武七宿,皆以崇山“三易八卦学”的“四大灵兽”命名,只不过,崇山三易八卦学原生的四大灵兽,是四天山部落的图腾,分别为:

古山祖国的“玄鼋图腾”,

日山天国的“青龙图腾”,

月山地国的“白虎图腾”,

星山人国的“赤乌图腾”

崇山“三易八卦学“的”四大灵兽“,据师传,始现于鬻熊“五方八卦城”,分两大类:一类是中央五行宫之五帝宮,即:东方白帝宫、西方青帝宫、南方赤帝宫、北方玄帝宫。二类是四方灵兽堂,即:东方七七煞白虎堂,西方三星青龙堂,南方一元赤乌堂,北方九尊玄鼋堂,此四大灵兽方位与道教四兽西西相反,后有专述。四大灵兽的史载出于何时?最早也只有追溯到战国,而战国以后就是道教的热门话题。战国末期《书·尧典》记载“日中星鸟”清孙星衍疏:“经言星鸟者,鸟谓朱雀,南方之宿·····郑康成之意,南方七宿,总为鸟星。”战国吴起《吴子·治兵》载:“必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招摇在上,从事於下。”其中的“后玄武”即“玄龟”和“黑蛇”。

奇怪的五大灵兽!青龙、白虎、朱雀、玄龟、黑蛇。试问,龟蛇同义,合之为一,而龙凤成对,何不合之?因此,这种无规律的任性包装,是神学中的超级“玄愚派”。

这种超级玄愚的双兽合一,反而频受帝王之封,因此,玄武改名成真武。《太和山志》记载:“非真武不足当之。”意谓武当乃中国道教敬奉的“玄天真武大帝”的发迹圣地。

唐太宗封为“佑圣玄武灵应真君”,宋太宗封为“翊圣将军”,宋真宗加号“翊圣保德真君”,宋真宗再号“真武灵应真君”,宋钦宗加号“佑圣助顺真武灵应真君”,元成宗加号“元圣仁威玄天上帝”,明太祖加封号“玄天上帝”,明太祖复封“真武荡魔天尊”,明成祖封号“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

明朝初期,朱元璋的儿子燕王朱棣发动“靖难之变”,夺取了皇位称成祖。传说在燕王的整个行动中,真武大帝都曾显灵相助,因此朱棣登基后,即下诏特封真武为“北极镇天真武玄天上帝”。永乐十年(1412年)命隆平侯张信,率军夫二十余万人,大建武当山的宫观庙堂,建成八宫二观、三十六庵堂、七十二岩庙、三十九桥、十二亭的庞大道教建筑群,使武当山成为举世闻名的道教圣地,并在天柱峰顶建“金殿”,奉祀真武大帝神像。因帝王的大力提倡,真武大帝的信仰在明代达到了鼎盛阶段,宫廷内和民间普遍修建了大量的真武庙。

一王一朝所封,实为一人所为。但是,不管怎么变,而万变不离其宗,它出自于“崇山三易八卦学”,这又说明,崇山的祖源创世学历代帝王都很崇拜,这就衡量出其文化的超级金量。

从以上的天文学,易卦学去追根探溯,这种祖源创世文化,证明了古庸国的文明程度。

祖山北麓的八十里大社盆-大庸(融、溶)在远古时期有三都,分别为:“中庸宗都”、“华胥仙都”和“崇伯夏都”(皆有专述),此三都就是中华、华夏之本源。

古庸何为“中庸”?就是上述的星山天文学成果之28宿由四大灵兽分领。东方青龙第五心宿三星即:“太子星”、“大火星即天王星”和“庶子星”,古庸国三都,就是以此为据。上庸,在湖北竹山,下庸,在贵州三都中庸即湖南大庸(古庸国三都三星图)

古庸国祖源:从澧州志引出中华与黄河考

中华,即中庸宗都和华胥仙都的合称及简称,详见八十里大社盆之超级大溶量-三都七古城,四国五天山。

黄河庵与黄河同源

一说黄河,全国人民会一口同声地指向中原北部。却不知,中华五千年的“五行配色祖源文化”早已扎根于五十六个民族的每个角落,崇山周边就有一套完整的“五色溪河”,笔者略举几例:

赤河:又名赤水、赤溪,赤溪河,源于本地永定区与桑植县交界的青安坪大米界,其山之水流向桑植利福塔乡入澧,北岸是天泉山(实为“天权山”),为古茹国的国山,国王名叫董鬴,是崇山祝融八姓董姓先祖,天泉山本为天权山,其山有一古刹,名“祝祏苑”(说明:“祝”即祝融,“祏”音读石。《说文》云:“祏,宗庙主也。《周礼》有郊宗石室。一曰:'大夫以石为主,从示从石'。”作为原始宗教形式,这里的“祏”是“最早祖先信仰的“先祖之尊貌”。”“菟”字《集韵》同都切,音读徒,楚人即庸人称谓“虎”为“菟”。祝祏菟就是两虎守门的祝融寺),这是典形的远古语音文化被后人对接文字时误写成“猪石头”,其祝融寺就是茹人对赤帝祝融的崇拜,因此,其山下之水名为赤河即赤帝河。

黑河:又名黑水、黑潭溪,黑潭河,古称“玄河”,其水很灵,饮之除病消灾,传说潭岸供有高阳帝神像,若求水者,先焚香祭拜玄帝。此水位于张家界市永定区温塘镇黑潭村,其水是澧水的一条支流,在温塘注入澧水。

白河:又名白水,即酉水,源于桑植流经沅陵,古称“白河”;大庸诗祖屈原曰:“朝吾济于白水兮。”王注:“淮南言白水出昆仑之源,饮之不死。”此之“白水”就是今市城区永定区官黎坪办事处的白羊坡社区之水,名叫“白羊溪”,又称“白水溪”,其源出自天门山即昆仑山。白水为“金”,传说,天门山“战神刑天”的好友即“兵祖蚩尤”求他铸造并赠送一对神斧,并定某日亲自选择,于是就有民俗“刑天择斧,兵祖遗叉”的历史传说!今邢家巷就是刑天故里,而白河乃兵祖冶炼地。

青河:又名青水、青溪,位于今市城区西溪坪办事处胡家岗村,水出三望坡,流到坪边有两山相夹,名青溪口,是胡家岗村青溪口村民小组驻地;除此以外,还有尹家溪镇官坪仑溪的“青水溪”,又称为“木龙潭”、“木龙溪”,其水出自永定区三家馆乡庞家大山,经张家峪村、枞茂 村、茅土观(误传毛头关)村进入仑溪,再到尹家溪与茅溪之水汇合。其中茅土观与仑溪交界处的一百米之间有两泉涌出,上为“木龙泉”、下为“青水泉”,本境传说:木龙吐青水,木青本一家。

黄河:又名黄潭河,因有一潭叫“黄泾潭”而名,位于本市尹家溪和三坪交界处。本境之“黄河”还不是“黄泾潭”之黄河。

古庸真正的“黄河”就是澧水河,又名“武陵江”,是日山天国苗族和月山地国土家族的“母亲河”,因与中原之黄河相冲突而禁用。此两寺现虽不在,但留下的传说却溶为当地土家族的民俗文化,如金、木、水、火、土之五行与白、青、黑、赤、黄之五色均为一意,五色是五行的代表和象征,外地人很难预料得到本地对黄即土理解的三种表象:一是土帝就是黄帝;二是土家人的母亲河就是黄河;三是土地风水最怕五黄煞。

本境以五色命名的地名很多,这可能是三易八卦学的辐射,如崇山北麓的武溪古为“武陵溪”即“五行溪”,又称“五溪口”,分别为:赤溪之火溪即“且柱溪”,黄溪之土溪即“有熊溪”,白溪之金溪即“祝母溪”,玄溪之水溪即“武陵溪”,青溪之木溪即“龙门溪”。合为五溪,这就是“崇伯夏都之五溪”。

关于黄河之澧水即武陵江为土家人的母亲河的传说与现实相当一致,此黄河之澧水源于桑植、永顺、鹤峰,经永定、慈利、石门等,此六县都是土家族的集聚地,而澧水之黄河实为黄帝河,这就是天门轩辕宫,澧水黄帝河的文化链条。

天门山之“中华庵”、“黄河庵”有很深厚的历史文化底蕴,其传说故事也很多,笔者略举一二,以供参考。

黄河庵是以“黄河”为名,其选址在“天池山”即“天门山”,这就形成一天山一黄河的自然阴阳吻合。“黄河”与“天池”若在中原那就好了,就好大作文章,这种“黄天河地”就是中原的“神都”,只可惜她不在中原,而在古庸国的宗都祖山即今张家界市的天门山即“天池山”,这就变成一种超现实的既特殊又神密的古名称之为谜了。天池翻水仰神龟:天池山之池位于天门之巅,一座1517. 9米高的凌空岩山怎么会有水成池?让人难以信服其天池的品位价值?但事实证明,自然界就有那么玄而又奇的现实,如天池翻水,便是实证,今人目睹的翻水记录有1976年、1993年、1998年、2003年,2014年的5月24日又翻过一次,有许多市民用手机拍得实景图片并放到百度网上,若不信者,可打开百度网验证(详见附图第8页:天池飞瀑实景拍照图)。

古庸国祖源:从澧州志引出中华与黄河考

天池翻水位于天门洞西约100米处的绝壁,平时大雨引澧水洪灾也不会翻水垂挂,偏在干旱季节里,忽然间一股洪水会凭空狂涌,啸声如雷,极为壮观,每次的时间只持续15至45分钟。天池翻水有三奇:一是翻水的瀑布找不到源头,每次都是凭空挂瀑;二是洪水的季节却不见翻水,每次都在大旱年间;三是天池的翻水予国难报信,每次都有历史事件。现举一例为证:如1965年是规模最大的一次,第二年开始“文化大革命”;1976年一次翻水,发生了唐山大地震。本地神话传说:天门翻水,是天池神龟翻身向人间警示。

天门山的“天池翻水”,可能源于三个因素:第一,地质地貌因素的影响。第二,气候因素的影响。第三,太阳活动因素的影响。早在18世纪初,英国天文学家“威廉·赫歇尔”研究发现,地球上的降水量多少与太阳黑子活动多少有关。19世纪末,俄国科学家“施维多夫”在研究旱灾发生周期时,从一些老树根上的年轮发现,年轮之间距离不等,有疏有密,这种疏密程度的变化,大致与太阳黑子活动相对应,太阳黑子活动强,说明降水多,树木年轮疏,太阳黑子活动弱,降水少,年轮就密。我国著名的科学家“竺可桢”,对我国长江流域年降水量多少研究表明:长江流域降水量多少与太阳黑子活动成正比,降水多,太阳黑子活动强,易发生洪水灾害,反之就易发生旱灾。天门山地理位于长江流域地区,从翻水时间看,1976年、1993年、1998年、2003年都曾发生过此现象,这与长江中下游发生洪灾基本相符。

由此可知,天门山即天池山的“天池”是传说中的“瑶池”,其池有一泉曰“灵泉”,又名“醴泉”,其山的“灵泉寺”就是以此泉而名。《直隶澧州志·舆地志·永定县》记载:“天门灵泉,泉在天门山顶,产绿毛龟。”本境大庸人传说是“绿毛神龟”即“天池神龟”,农皇神农承继外公伏羲之先王事业,得“天池神龟”献书而继演“中天八卦”,因此,“昆仑天池”是“王母宫”、“轩辕宫”和“神都”、“瑶池”,加之其天池的天然之谜,又无法破译,所以,越传越神,神之又神了。

黄河系土出轩辕:崇山三易八卦之神农“三皇两孤八卦”的核心即 洛书中央的“五色斑点”而引出黄、白、黑、青、赤之五行,因有生克之特性,为八卦注入了灵魂而预测万事万物。所以,一时间,许多事物都以五色来界定事物,其中的“黄”实指“土”。中原的黄河上游有黄土高原,其河为黄为土,澧水上流亦有“黄土”位于三家馆乡黄土村,这都有超量的中华祖源之易理成份,问题是这个本来渊源清细的历史,却在炒作上没有掌握火候而成为不可辨别的“混沌球”了。

古庸宗都有一水名澧水,它的起源,《山海经》比“方志”还要写得详细和准确。澧水即“黄河”,又称“武陵江”,此江以“武陵冠名”,说明“武陵”就在澧水岸,实际,武陵山就是崇山,其山又叫“舂山”,因中华第一祖“中央混沌王盘古”即“有熊氏”葬于此,故称“元陵”,而五帝之“帝喾”、“帝尧”、“帝舜”、“驩兜”和“文王”皆葬于此山(《山海经》有记载),故又曰“舂陵”和“武陵”,这些葬于春陵的先祖之后裔因迁居,并将祖山祖陵之名一并随人迁移,如虞舜后裔将其先祖帝舜迁葬九疑山,而舂陵也就随之挪移其地,如湖南宁远、湖北枣阳之舂陵皆考研不出史源,便是例证,随之挪移的还有湘西花坦崇山、凤凰合鼓坪乡崇山、贵州崇山等,都是随苗人的迁移而迁移。

崇山舂陵即武陵在先祖入葬中,五帝有四帝,唯没有轩辕黄帝和颛顼高阳入葬舂陵的记载,但其它史载和传说故事给予完善的补充:轩辕黄帝(五帝中为中央土帝,有专论)葬桥山即天门山;颛顼高阳帝葬星山即七星山,其山有天师(天文大师)庸、天师洞、高阳墓和天文台。

由此而知,武陵山、武陵溪、武陵江皆源自古庸国宗都的舂陵,而澧水之“黄河”就是因为轩辕黄帝独葬“桥山”即天门山、昆仑山,其山之水经昆仑西宫、子牙溪、姬潭溪、白水溪与仙人溪汇合入武陵江即澧水,姬水入江称“黄河”,而“黄河”实为“黄帝河”,又因黄帝为中央土帝(有专述)与中天八卦即“三家八卦”之“南土祖家”相对应,形成土、苗两族共有的“祖山”和“母亲河”。而“土”、“苗”二族的本源字意也实在离奇得很。我们翻开《康熙字典》查“土”:“《礼·月令》:中央土,其日戊己,其帝黄帝,其神后土。”

黄帝是中央的土帝,中央之土又为社,“土”、“社”二字在远古代表母体生殖图腾,就是古庸国宗都祖山“天门”和“地户”之母体生殖图腾的形象字;与之天然周合的是“天门且柱”(即今市城区的“且柱岗”由女娲造就

的人工且柱图腾)和“崇山祖柱”(名“祖柱岩”,位于崇山北麓相公洞旁)之男性生殖图腾的形象字。

“社”字在甲骨文中与“土”字是同一字,字形是“Ω”,象女性生殖器。因此,“社”、“土”二字同起源于原始社会的母体生殖崇拜,在春秋时代,还遗留这种原始崇拜的流风余韵。由此而知,“社”与“土”本是一字!

“土”之“Ω”是中华文字原生地古庸祖山“地户”(位于阳湖坪连城村的杜溪,其水自新桥入山叫后社溪,从连城出叫前杜溪,其山名崆峒山,清时还是两地通行道)的象征;而“社”字之“Ω”仍是中华文字原生地古庸祖山“天门”的天然象征!后来社字加“ネ”旁就成了土地神的名称。这就是古庸国宗都母体生殖图腾在文字上的造形。

不独有偶,而“祖”和“且”在甲骨文中任是同一个字,其字的形态为“요”。清代王筠在《说文句读》中说:“祖者,且也。钟鼎文凡祖字皆作“且'。”这个男性生殖器的“祖”字之原形字就是“且”字。唐代玄应的《一切经音义·六九》引北魏顾野王一文记载:“裸,脱衣露祖也。”这种脱衣露祖就是裸露男性生殖器。《中国全史》第六卷载:“商代的祖先崇拜,虽已发展到了一个空前的地步,但其发展的根基显然是与男性祖先崇拜的原型-“陶、石祖崇拜'密切相关的,如甲骨文祖字形体写作,隶定为且,“且'显然是男性生殖器的象形字,“用男性生殖器代表祖宗、祖先,说明陶、石祖崇拜形式也曾是商代流行过的重要形式。”现张家界市城区“且柱岗”就是“女娲补天”即天门的传说,实际就是炼五采石塑造一根人工且柱图腾,这根“人工且柱图腾”正对准天门,“且”对“门”,难道这是一个简单的巧合吗

古庸国宗都祖山天然的“天门土母图腾”、“地户土母图腾”、“天然且柱图腾”、“人工且柱图腾”皆归藏于甲骨文字的“阴阴周合图腾”之祖母至尊的中天“三家八卦”即“三皇两孤八卦”,这就是崇山三易八卦学之源,苗族土家族之源,人类母系制之源,这就突显出崇山的“土者社也”,“苗者稷也”,土苗“社稷也”之本源。

“稷”,指五谷之神,能生长五谷的土地神祇,这是农业之神。《康熙字典》稷:“《通志》稷苗穗似芦,而米可食。《月令章句》稷,秋种夏熟,历四时,备阴阳,谷之贵者。《诗·王风》彼稷之苗。”由此而解读稷有两意:一是指五谷之神;二是指五谷之苗。

“社稷”从字面来看是说土谷之神。由于古时的君主为了祈求国事太平,五谷丰登,每年都要到郊外祭祀土地和五谷神。社稷也就成了国家的象征,后来人们就用“社稷”来代表国家。“社稷之忧”、“社稷之患”、“社稷之危”《毛遂自荐》:“谨奉社稷而以从。”

由此可见,“土”:引出社神,生长五谷,形成国家。“土”:五色为黄,五方居中,五行为母。土是国家之基,土是民生之本,土是土家之源。因此,“黄河”既是“黄帝河”,又是“社稷河”,更是“土家族的母亲河”。有一联曰:

天门演易兴庸国;

地户流泉壮社溪。

中天八卦即三家八卦,全称“三家兩孤八卦”,南方一坤至尊为“土家”,而土家生“金家”,金家生坎水为“孤阳王”,水生木,有震、巽二木即长男长女,出身于先天八卦乾父化长女,坤母生长男,到中天八卦结合为“婚姻家”,所生离火即“孤阴王”,由此而知,“土”是八卦五行至尊,又是人类母系至上。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因你百科,本站仅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法规。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nbk.com/lishi/10899.html

如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因你百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4月11日 19:40:47
下一篇 2022年4月11日 19:48:00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