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死病曾让欧洲损失两千万人,在中国为何没事?

19世纪初,一场危机随着西伯利亚的寒流进入到中国东北地区,如果大清朝廷能够处理好,那还能喘息一段时间;如果处理不好,就会面临人口大量减少的危险。这种危机在欧洲那边有个闻风丧胆的名字的名字:黑死病。

黑死病曾让欧洲损失两千万人,在中国为何没事?

黑死病,也可以称为鼠疫,曾多次席卷过欧洲世界,有一次整整夺走了2500万人的生命,当时欧洲人口因此锐减三分之一。要知道,即便是经历过世界第二次大战后,欧洲人口也才失去5%左右,可见染上黑死病的死亡率是非常高的。

鼠疫在东北蔓延了6个月,卷走了6万多人的性命。而当时的大清廷已经快到了极限,还需面对西方各国列强,如果鼠疫从东北地区扩散而出,中国将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一旦感染上黑死病,评均一两周就会因此丧命。因此当时的欧洲大街上,人们走着走着就倒下这是很常见的事情,鼠疫在患者的心中就是一个肆掠收割生命的死神。它能够极为快速的摧毁一个国家,战斗能力,和战斗意志。即使战无不胜的大军,在面对黑死病时也是无可奈何。

而大清朝廷派去治理的官员纷纷病倒,御医、郎中等显然也没有能力处理这种情况。在中国土地上强取豪夺的列强诸国丝毫不担心这个千年帝国的结局走向何处,他们担心的事情是“黑死病”一旦在中国大地失控,他们在中国周边的殖民地以及在华的人员会将黑死病带回国内。

欧洲各国闻“黑”色变,从他们的各种报纸上展现的内容,不难看出来他们已经做了很多的打算。但历史就像一个笑话,今天我们对这些危机知之甚少,因为我们挺过了那次危机,沉默理论告诉我们,越优秀的部门在众人眼中越低调,因为他们的工作能力太强了,把大问题都扼杀在摇篮里了。

黑死病曾让欧洲损失两千万人,在中国为何没事?

而最后解决这“黑死病”、人叫做武连德。马来归国华侨,剑桥大学医学博士。学成回到中国,担任天津陆军军医学堂副监督。因观念先进,受到了传统学派的排挤。但在这样的危难之际,愿意且有能力挑起重担的人,舍他其谁。

傅家甸,当时疫情的重灾区之一。大清朝廷官员都避之不及的地方,武连德刚上任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此处调查鼠疫原因。虽然武连德是“奉旨行事”,但依旧困难不断,当地的小官员对于这些瘟疫的处理工作一无所知,许多事并不完全配合武连德的。可以说,武连德当时,要啥啥没有,缺钱、缺人、缺物料的情况下工作。

黑死病曾让欧洲损失两千万人,在中国为何没事?

武连德的阻力不止是地方官员的无知,还有许多旧社会的传统,比如:千百年来中国“死者为大”的传统。按照西医的那一套,解刨尸体来寻找死因是必要的措施,但是在中国这是非常严重的侮辱行为。武连德只能偷偷摸摸地进行解刨。

武连德发现此次在东北的“黑死病”是“肺鼠疫”靠飞沫传染,完全跟法国的“专家”结论相反。法国的“专家”把“黑死病”的那一套经验拿来,认为只要把老鼠剿灭,就能够阻止黑死病的传染。

而武连德却要求将患病者隔离,健康者在接触病患的时候需要带口罩。好在大清朝廷在咨询过外使后,知道武连德是剑桥大学博士的分量,就选择了武连德的处理方案。

武连德的措施很快被实行,但是瘟疫却丝毫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越来越多的人患病,越来越多的人死亡,他再次被大多人质疑。武连德对于这个结果,同样困惑,他把自己的措施实行再从头到尾检查了一番,发现了问题所在。

原来东北的冬天太冷,土地完全冻起来了,因此患病死者的尸体难以掩埋,而日本的专家说瘟疫在低温下无法存活,因此尸体不着急掩埋。武连德驳斥了此观点,要求立即处理这些尸体。既然没法掩埋,那就都烧掉吧。

解刨已然是侮辱,武连德再次挑战中国人”入土为安的传统。当地官员考虑此举可能会引发哗变,赶紧上报清廷。清廷回复:烧!

黑死病曾让欧洲损失两千万人,在中国为何没事?

大年三十,在武连德的指挥下,瘟疫中死者的尸体被集中起来火化,很多尸体甚至是在棺材中扒出来的。几天后,东北三省的瘟疫死亡人数逐渐下降,很快0死亡的捷报传到北京。中国人,战胜了黑死病。同时也为这个古老文明留下了喘息的机会。欧洲在经过黑死病之后,经过150年的时间才会缓过来。而中国在这内忧外患的局面下,根本没有可能有150年的时间来修养生息。尽管武连德未写进人教版的教科书,但今日官方给他的评价是“国士无双”。

本文来自互联网用户投稿,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因你百科,本站仅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法规。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innbk.com/lishi/2912.html

如内容造成侵权、违法违规、事实不符,请联系因你百科进行投诉反馈,一经查实,立即删除。

(1)
打赏 微信扫一扫 微信扫一扫
上一篇 2022年3月15日 21:15:30
下一篇 2022年3月16日 20:13:24

相关推荐